第二屆集微半導體峰會

2018.09.01 作者:廈門半導體

8月31日上午,2018集微半導體峰會在廈門海滄正式召開,本次峰會以“產業資本的風向標”為主題,與會人數達千人,其中有:從全國各地來參加本次峰的企業超過350家、投資機構129家、全國近20個城市/開發區/高新區的領導。

本次峰會包含嘉賓演講環節和兩個圓桌論壇。圓桌論壇圍繞“自強,中國集成電路發展壯大之源”、“風云變幻的半導體產業投資”兩個話題展開。以下為峰會干貨集錦:

演講環節

集微創始人老杳: 集微網為政府也為產業服務

集微網伴隨中國半導體近10年,和很多媒體不一樣,集微網的成長一直伴隨著手機中國聯盟的成長。2010年很多公司收到了諾基亞的律師函,國內超過40家手機公司齊聚上海創立手機中國聯盟,這個聯盟成立完全是基于民間的需求和市場的驅動。

隨著中國公司做大做強以及進軍海外,專利授權成為必須要經過的一道坎。手機聯盟在手機行業加大產業和政府的配合力度,利用政府的公共權利保證中國產業合理合法守秩序地進軍海外,避免受到海外不合理的騷擾。

手機行業在過去十年的發展軌跡,也是未來十年中國半導體行業的發展軌跡。手機行業已經開始進行全球布局,半導體行業早晚有一天也會走向海外。

去年集微峰會上成立了中國半導體投資聯盟,成立的想法是把手機中國聯盟的經驗能夠移植到中國的半導體行業。半導體投資聯盟成立之后的一年里,我們在加強和各大部委,比如發改委、市場監督總局等合作。這也是集微網和其他媒體不一樣的原因。當我們面對政府,面對各個部委的時候,在座的各位都是我們強大的支撐,反過來政府的權力也能為產業帶來一些促進。

回顧我國集成電路的發展,傳統IC企業很多都過于低調,這兩年隨著更多資本的介入,新一代的創業者獲得資金的成本會更低,起點也會更高,讓整個產業生態發生更大的變化。

 

廈門半導體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王匯聯:“一哄而上”不利于半導體產業發展

中興事件給我們國家,特別是特朗普給我們上了生動的一課,讓我們知道問題和差距所在。我們經濟社會發展和工業化進程特別是涉及到我們國家的產業安全和信息安全,我們必須要面對集成電路產業沒有退路也沒有捷徑。

應該支持有條件的地區來發展的產業,不應“一哄而上”。資本熱錢體系化和平臺化的過度炒作,并不利于產業發展。從發展階段來講,我們不差錢,但是我們的資源錯配,這種資源錯配同時帶來一個問題,就是我們過度的資本炒作,這種炒作不利于企業的技術轉移,技術積累,人才積累和品牌積累。特別是技術積累和人才積累。

看似不差錢的中國半導體產業,存在結構性資源錯配、支撐企業發展的研發資源缺失。企業現在缺的創新思維和人才,一個企業不管是哪個領域,沒有十年的功夫起不來,這是必然規律。

AI的商業模式更適合互聯網平臺、系統整機的產業生態,系統整機、互聯網平臺公司可能是驅動AI應用的推手,而不是由芯片制造商主導。對于企業而言切勿盲目跟進,特別是初創型的中小企業進入這個領域一定要慎重。

 

紫光集團聯席總裁刁石京:IC業發展起來需要10年甚至30年的努力

目前國內集成電路業強調戰略需求、進口替代,這是產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必然趨勢,即要向價值鏈的核心端轉移。從國家來看,集成電路是制造強國最終的決勝戰場,整個經濟轉型中集成電路亦是根本。

而如何發展集成電路仍需要業界靜下心來思考。對于行業未來的發展,提出一些建議和呼吁:一是需要扎扎實實的積累。就像蓋大樓一樣,它的試錯成本很高,一定要打好基礎。賺快錢誰都愿意,但這解決不了產業的問題,如果都想快,將引發嚴重的惡性競爭,不僅將整個行業的成本投入抬得很高,而且讓大家都很急躁,對產業發展非常不利。產業真的發展起來需要十年甚至三十年的努力。二是尊重知識產權。紫光集團通過“自主創新+國際合作”的雙輪驅動戰略,開展廣泛的國際合作,與國際成熟的企業開展交叉授權。在專利層面,大家都有一些交叉,一定要按照規則來做,按照國際通行規范,尊重國際法律,保護商業秘密。三是要注重在基礎性的芯片層面實現突破。從日韓IC業發展的經驗來看,就是從基礎性芯片不論是存儲、CPU或手機芯片等不斷投入,實現了整個產業躍升,構建了產業基礎和生態。國內想彎道超車,應抓住下一個機遇,但基礎仍是做好基礎研發,要不永遠會跟著別人走。

 

圓桌論壇一:自強,中國集成電路發展壯大之源

瑞芯微董事長勵民:中國半導體產業兩個問題:缺少人才與資金過熱。

第一人是核心,這個產業沒有人是做不了。但是我們發現,我們排30個人,韓國公司就有100多人,高通在那邊200多人。缺少人才也是中國半導體的特征。第二現在資金很多,但是錦上添花比雪中送炭更多。行業最怕過熱,我們中國人民最怕人來瘋,一瘋了就集體打雞血。大家集體運動的時候很恐怖。其他就踏踏實實一步一步來。我剛參觀完韓國三星回國,給我很多感觸,我覺得中國半導體行業需要頂天立地的人,什么叫做頂天立地?頂天是要勇敢技術突破。立地就是要踏踏實實做實業和制造業。在中國做制造很辛苦,快到關鍵時候政府要救。第一個是個人所得稅要降下來;第二員工宿舍要建起來。

 

Arm中國董事長吳雄昂

從投資角度來講,這個行業不太被投資人看好,微信上經常傳一個段子:操著賣白粉的心,得到的是賣白菜的價錢。從Arm的角度來講,我們看到合作伙伴的出貨量成長了一百多倍。不過,我們也要看到,整個產值成長的速度并沒有那么快,整個行業產值和利潤率還是有一些瓶頸。

 

匯頂科技董事長張帆

從設計研發到有營收,要花費5-6年時間,這其中有技術和市場的不確定性。做自我創新就像走夜路,會心驚肉跳,比如全屏手機是未來的趨勢,但是蘋果去年取消了指紋識別技術轉用3D face識別,導致很多廠商對此技術產生不確定性。這條路是否走得通,是否有好的用戶體驗,市場和技術的不確定性都是挑戰,我們要走通這條路,必須忍受艱苦和磨難,跟投資機構一起努力,為全球的消費者帶來更多美好的體驗。

 

韋爾股份董事長虞仁榮:光有市場還不行,中外半導體技術的比拼,歸根結底是技術的比拼,否則客戶沒法用你的技術做出好的終端產品。

目前中國并購歐美公司的可能性不大,只能去并購一些新型的創業公司。除了并購,中國還需要通過資本加大對技術的投入。資本最大的作用是對并購的支撐,比如韋爾股份實現對OV的并購。

現在中國針對半導體的資金足夠多,可以通過購買國外優秀公司獲得領先技術。同時,國外公司并購之后的人才外溢,對中國半導體也是個機會??傊?,中國半導體要不斷地耕耘,相信10-20年之后,肯定會出現幾千億美元市值的企業。

 

芯原股份董事長戴偉民:IP設計很難復制,因此一定要有自己的積累,接下來必須加大對IP的研發投入,提高IP設計能力,爭取做到全球一流。

中國半導體投資存在兩個問題,一是投資風險高,回報率低,IC設計公司可能好幾年做不出產品,資本方不愿意投入半導體產業;二是知識產權保護的問題,公司花費精力培養的人才,可能帶走核心技術去創立新公司,反過來跟自己打價格戰,國家對知識產權應該保護起來。

我們最大的優勢在于,應用市場在中國,我們大部分芯片靠進口,有大量代替進口的空間,這是好的方面。對中國的半導體公司來說,還是要合作建立完善的生態,協同發展。

 

圓桌論壇二:風云變幻的半導體產業投資

元禾華創投委會主席陳大同:

投資界有一個共識,就是“不能跟風,不能跟著泡沫”。風口來了會把豬吹到天上去,但是風來的快去的也快,豬就會掉下來,掉下來的結果就是摔死。對于投資界來說,應當一致堅持理性投資,不跟風,不湊熱鬧,不追星,拒絕高估值,拒絕虛高估值的原則。

 

華登國際董事總經理黃慶

半導體產業是一個全球性的行業,不單單只是中國的行業,而且中國在其中扮演的只是后端的角色,真正推動整個產業發展的企業都不在中國,可以說,中國與國際半導體產業還有著不小的距離。但是,中國正在涌現許多創新的產品,這些產品都在不斷縮短與國際企業的差距。

 

融通資本CEO賁金鋒

對于半導體產業而言,最重要的就是需要確立良好的資本市場規則,政府投資的大量介入,可能會帶來很多麻煩。對于政府而言,加強建設,為整個半導體資本市場提供良好的市場環境才是最重要的。

 

盈富泰克總經理周寧

中興事件對于整個中國產業界來說,是一次極大的科普,其影響面之大,層次之深,覆蓋面之廣,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但是對于投資界來說卻是一件好事。整個半導體產業是一個全球化的產業鏈,中國半導體產業不可能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將所有的短板補齊,更應當關注于將手上能做的事情做好。

 

中芯聚源總裁孫玉望

半導體產業是一個需要大量資金、長期時間投入但是見效慢的產業。大量資本的涌入雖然造成部分企業估值高企,但是有利也有弊。其弊端在于,如果估值過高,后期一旦沒有強力的財務支撐 ,沒有出色的表現,就非常容易造成下一波融資難以獲得的窘境。未來,半導體產業的投資將會逐漸趨于理性。

亚洲欧美日韩精品专区_欧美综合缴情五月丁香_丁香五月婷婷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