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半導體王匯聯:做被投企業的成長基石 國產替代是機遇但非目標

2020.07.03 作者:廈門半導體

廈門(海滄)集成電路企業聯合產品發布會暨簽約儀式

集微網7月2日報道(記者 張軼群)6月30日,廈門(海滄)集成電路企業聯合產品發布會暨簽約儀式舉行,10余家企業和項目,20余款芯片產品和創新技術集中亮相。

這是廈門海滄在2016年底確立以集成電路產業為支柱產業后,3年來的首次集中成果展示,這些項目、產品的持續落地和投入商用,標志著海滄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進入新的階段。

作為專業化的投資團隊和地方性產業資本,廈門半導體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廈門半導體”)在海滄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此次參與發布的企業均為旗下被投企業。在此次會議期間,廈門半導體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王匯聯接受了集微網專訪,就會上發布的企業項目進行了介紹,并對集成電路產業發展分享了觀點。

王匯聯 廈門半導體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

王匯聯表示,作為產業投資機構,廈門半導體將為被投企業提供持續性支持和增值服務,做被投企業成長的基石。當前在中國集成電路產業面對外部承壓的環境下,國產化替代是階段性的機遇而非目標,要堅持做好自己,堅持開放發展,注重產業生態和技術生態以及產業發展環境的培育。

做被投企業的成長基石

在6月30日的發布會現場,來自廈門云天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深圳中科四合科技有限公司、廈門碼靈半導體技術有限公司、廈門澎湃微電子有限公司、SoC設計技術服務平臺、凌思微電子(廈門)有限公司、深圳慧能泰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南京楚航科技有限公司、廈門燁映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廈門旌存半導體技術有限公司、深圳市嘉合勁威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等11家企業(項目)負責人就公司發展情況,產品特點和領先性等內容進行了介紹發布。

據集微網了解,此次參與發布的產品涵蓋5G、智能家電、特殊應用市場、車載、低功耗藍牙領域,多數已進入客戶導入和量產階段。

這些企業雖然大部分屬于初創公司,成立時間不長,但基本都是所處細分領域的佼佼者,如在紅外傳感器領域的燁映電子,ESD領域的中科四合等,具有很高的成長性,其中少數企業已經開始進行上市的準備工作。王匯聯告訴集微網記者。

王匯聯表示,有別于一般的財務投資,廈門半導體作為專業的產業投資機構,有清晰的定位和產業發展邏輯。

作為產業資本,廈門半導體對被投企業堅持長線投資的策略,即使在企業實現上市之后,也不會輕易退出。同時,充分發揮地方產業資本的特點,實現區域產業支撐,結合區域產業發展重點,廈門半導體將為被投企業和團隊提供附加性的增值服務,如技術、創業、資本、產業鏈(供應鏈)、市場和政策等一系列的支持,做被投企業成長的基石。

王匯聯表示,目前集成電路領域涌入很多非產業資本,主賽道已經填滿,但仍有縫隙可填,在業務策略上,廈門半導體仍將堅持細分領域的投資,同時在已投產業鏈布局上進行延伸,市場端更強調調貼近客戶,大膽探索“半導體+”的產業布局和機遇。

在此次活動上,還同時舉行了海滄區與清華大學微電子學研究所共建SiP公共技術平臺及合作備忘錄簽約儀式,以及國產化信息技術生態體驗與適配中心項目簽約揭牌儀式。

王匯聯指出,SiP公共技術平臺可為國內及園區企業提供一站式的SiP、高端載板技術服務,特別針對中小IC設計企業、整機和系統廠商在系統集成方案、封裝技術和載板技術等方面提供全方位支持。生態適配中心依托本地企業和產業鏈,聯合龍芯區域技術和服務資源,促進和完善區域信創應用和產品的生態和運行保障體系,實現全過程全生命周期的有效運行維護,這也將有利于國產CPU的產業生態建設。

國產化替代是階段性機遇

如今,中國半導體產業發展正在面臨嚴峻的外部挑戰。這其中既有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影響,也有中美兩國博弈之下美國對中國半導體產業遭遇的持續打壓。

從中興、到晉華、再到華為事件之后,美國對于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打擊步步升級。從限制集成電路制造設備、工藝技術,到EDA工具,再到人員交流,以及影響同盟國貨地區聯手限制中國等。

在王匯聯看來,這樣的限制不僅針對中國,也會將對全球半導體產業的影響。

這首先造成了科技和技術、產業脫鉤,經濟割裂。這樣的割裂將對全球經濟產生重大影響,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中美雙方將重構產業鏈、技術鏈,所投入的資金和時間也將會大幅增加。

在此局面下,中國集成電路產業如何應對?

王匯聯認為,首先要做好自己,堅持開放發展。限制甚至是割裂是必然趨勢,中國半導體產業要做好長期的困難準備,同時一定要堅持開放發展的路線。

第二,王匯聯認為,我國集成電路產業發展需要加大研發支持力度,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發展不缺資金,但多年來,中國多數高科技領域/企業由模仿發展、用跟隨壯大,還在采用“車燈理論” 前行,在無人區探索,原創、競爭前技術、工程技術幾乎空白,產業發展急需的核心技術或關鍵產品、產業鏈稀缺資源等得不到支持,需要重新審視我國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舉措,重視對基礎科研領域的持續投入,探索適合中國的發展模式。

“我們不差某個項目或者單項技術,而是生態的培育。特別是同歐美國家相比,我們國家在集成電路的研發投入還需加強。”王匯聯說。

第三,危中有機。從長遠看,外部承壓對于中國IC產業發展是有利的。特別是中興、華為事件后,我國的系統整機和廠商主動培育自己的產業鏈和供應鏈,同時也給很多半導體的初創企業提供了很多的機遇。

但王匯聯同時指出,對如今國產化替代浪潮的興起要有清醒地認識。對中國半導體產業而言,國產化替代不是目標,而是階段性機遇。

中國半導體需要培育世界級的企業,不僅僅是解決卡脖子的問題。在這一過程中,要堅持全球化的開放心態,積極構建和著力培育產業生態、技術生態,企業家成長環境,而不是走向自我封閉。王匯聯說。

王匯聯強調,需要清醒認識到,我們仍然在產業鏈的中低端,躋身第一梯隊需要持續努力,持續支持,第一梯隊和第二梯隊的玩法差異較大,不能完全模仿第一梯隊的玩法。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發展要少走彎路,前提是避免戰略誤判,同時要把握節奏和精準,少些短視,要用“中國夢”的視野規劃中國IC產業的發展。

地方IC產業發展需要恒心和毅力

如今,在地方政府、資本的青睞之下,中國集成電路產業正在各地開花。和一些地方政府追求大而全的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策略不同,作為2016年底才將集成電路產業作為主導產業謀劃發展的廈門海滄,在僅僅3年多的時間里,一躍成為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的風暴眼,有了自己的位置和聲音。

在王匯聯看來,海滄集成電路產業的階段性成績,在于其產業發展初期的精準定位以及地方政府在創新機制體制基礎上對集成電路產業給予的大力持續支持。

從產業觀察的角度,王匯聯認為,摩爾定律的持續向前演進,造成了先進制程工藝研發成本的急劇攀升。這帶來的兩個方向,一是產業鏈和產業生態形成的寡頭格局,二是推動了封裝技術的發展。

在寡頭格局下,并非所有的產品都適合采用先進工藝,特別對中國市場而言,特色工藝路線更為實際。而為解決摩爾定律的后續發展問題,以先進封裝產業鏈(晶圓級、載板)、載板技術(軟/硬)、SIP、TSV/TGV等為代表的技術的商業價值也逐步顯現。

正是在這樣的洞察之下,得益于廈門半導體的專業團隊運作,海滄目前投資布局了以特色工藝技術路線為主的產業鏈,重點集聚輕、薄、小、密、多功能的市場需求,同時以系統集成的視角投資布局了先進封裝、載板、3D集成和SIP等項目并形成了差異化優勢。

目前,廈門半導體旗下已集聚20多家創業型團隊為主的設計公司,包括:射頻PA、濾波器、MEMS傳感器、MCU、音頻算法、嵌入式主控/模組、光電讀寫、智能制造解決方案等,面向5G、消費類、IoT、工業、汽車等應用市場。集成電路制造業(特色工藝晶圓制造、先進封裝、載板、柔板)初步完成布局并逐步進入正軌,去年四季度已開始貢獻營收,今年將開始快速增長,產業帶動、人才集聚等效應開始凸顯。

王匯聯認為,和一般地方政府追求快速回報不同,海滄區政府在發展集成電路產業方面具有長遠眼光和清晰的定位。從目前階段性的成果上看,海滄的模式和路徑得到了印證。三年左右的時間能夠集聚眾多企業落戶,并實現快速的市場導入,從投入產出比上,效率很高。同時,海滄區政府在機制體制,產業發展環境、營商環境和發展模式上,做了很多創新和突破,探索出了一條地方資源支持半導體產業發展之路。

“3年來,海滄實現了集成電路產業從0到1的突破,確立了在國內半導體行業中的位置,具備了一定的發展基礎。面向未來,我們仍然要統一思想和認識,集中資源,持續對產業進行支持,地方發展集成電路產業需要恒心和毅力,沒有捷徑可走。”王匯聯表示。

亚洲欧美日韩精品专区_欧美综合缴情五月丁香_丁香五月婷婷激情